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浙江西湖区第三代试管婴儿_浙江西湖区试管生儿子_365助孕

戚明强-明强不孕不育专科医院院长

时间:2019-06-06 02: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有人感动于这家全国最早的治疗不孕不育病专科医疗单位,有人感动于这里的高超医术,有人感动于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不育症夫妇在这里喜得子女,有人感动于他戚明强,一个自强不

  有人感动于这家全国最早的治疗不孕不育病专科医疗单位,有人感动于这里的高超医术,有人感动于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不育症夫妇在这里喜得子女,有人感动于他———戚明强,一个自强不息的人。他首创的治疗不孕症的新方法“戚氏孕育法”,可有效地治疗多种男女不孕不育病,该项技术先后获商丘地区和河南省科学技术进步奖、国家科委新科技成果奖。他于1998年4月就被中央电视台《健康之路》栏目聘为生殖医学顾问,全国各地以及香港、泰国、澳大利亚等地区和国家的不孕不育症患者纷纷前来求医问药。

  全国最早治疗不孕不育病的专科医疗单位———虞城明强不孕不育专科医院,坐落在河南省虞城县大杨集葛庄村,曾是中国中医男性学会附属不孕不育医院。

  20多年前,刚从大学新闻系毕业的我赴商丘实习。晚饭间,一位好友的舅舅喝几杯酒后,非要让我报道一位新闻人物———虞城明强不孕不育专科戚明强医生治疗不孕不育症的高超技术。由于老人当时多喝了几杯,再加上他说的是虞城县大杨集镇葛庄村的医生,当时我想:一个偏僻的农村,哪能会有名医?若真的有超群的医疗技术,咋会在农村?也许这位医生在十里八村有些影响,农村嘛,医疗技术比较薄弱的地方,医道稍好一些,就容易在当地出名,因此,那时候我也没把老人的推荐当回事。

  前不久我又来商丘采访,虞城县卫生局一位领导向记者推荐了虞城县明强不孕不育专科,并介绍了该专科的一些不寻常的成果和事迹。这不由得使我回忆起20多年前那位老人的推荐,立刻引起了我的注意。

  8月26日,在虞城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李同远的陪同下前去采访。为了能够了解到第一手可靠的资料,我们事先没有通知院方。

  在商丘东约40公里虞城县大杨集镇境内310国道351公里处,有一个明显的路标,这就是明强不孕不育病专科立的标牌,由此往南沿一条柏油路直通明强不孕不育专科。这家医院占地面积2000多平方米,前后两院,前院15间平房,后院是25间楼房,前后院落均被四季常青的大叶黄杨所围绕,后院中央有一花坛,整个医院虽不是太大,但井井有条,别具一格。当天,在这里看病的人比较多,我们就和患者一块上了二楼,呵!8间科室的外墙上,除了各职能部门颁发的“放心药房”、“质量信得过单位”等牌匾外,全部贴满了喜愈后病友5寸以下的照片,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这时,我们不禁肃然起敬,感觉非同寻常。李主任向医院说了实情,戚院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们又看了看各科室,发现8间科室的内外墙上除锦旗、匾额外全部挂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不孕家庭喜愈后的纪念照。后来戚院长拉开抽屉让我们看,抽屉里还有近千张照片无处可挂。李主任激动地脱口而出:“治愈这么多病人,有这么多真实的照片,凭我的感觉,这恐怕在世界上都是绝无仅有的。”我也有同样的感觉。从采访中得知,这所不孕不育症专科筹办于上世纪60年代,早于其他同类专业30多年。1991年10月7日,中国中医男性学会成立后就和这家医院共同成立了“中国中医男性学会附属不孕不育医院”。这家医院的院长戚明强是一位享誉中外的不孕不育事业的开拓者,走过了40多年的奋斗历程,他首创的“夫妇同治孕育法”被医学界誉为“戚氏孕育法”。“戚氏孕育法”不但受到医学界专家们的肯定和赞扬,还荣获原商丘地区(今商丘市)和河南省科学技术进步奖、国家科委新科技成果奖。他先后发表学术论文40多篇,编写专著6部,治愈的不孕不育家庭遍及十几个国家和地区,被人们誉为“送子观音”。

  为了给千万个不孕不育症患者带来福音,他东奔西走渴求知识。20年的艰苦求索,终于取得了惊人的业绩,铸造了人生的辉煌。

  进入院长办公室,戚院长深情地对我们说:“1963年,我刚初中毕业,在这封建守旧的农村,经常看到或听到因不能生育而离婚、自杀的悲剧发生,那是因为他们受不了社会、家庭的歧视才走上绝路的。为什么那么多不孕不育患者走向绝路呢?是因为当时不孕不育治疗在医学界是个空白,是无法治疗的。我们这儿有一对在省会郑州工作的夫妇因患不育症,跑遍了郑州大小医院,求治6年,均因不育症无法治疗而走向了绝路。”不孕不育症就没法治疗了吗?青年时期的戚明强立志要为攻克这一顽症而投入毕生的精力。说干就干,他果断走向从医的道路。说着容易做着难,由于当时治疗不孕不育症在全国大小医院都没有这方面的专科及专业人才,前人又没有留下成功的经验,更没有这方面的教科书。因此,不孕不育的学习与治疗都无从下手。

  这时,恰好附近医院调来一位享誉苏、鲁、豫、皖的大名医王显昭。于是,他拜王显昭为师,开始在医学的道路上艰难跋涉。在虚心向王显昭老师学习的同时,他苦读了《妇科学》、《妇人大全良方》、《付青主女科》、《付青主男科》、《黄帝内经》等书。但是,在王显昭老师的指导下,他虽然用了60多条古方治疗近百个家庭不孕不育病患者,但均收效甚微。

  这时戚明强去了北京医院、北京协和医院等5家大医院。那时医院没有不孕不育科,他就设法向妇科专家、泌尿专家求教。但专家们对不孕不育的治疗尤其是对男性不育的治疗都束手无策。协和医院的一位泌尿科教授对他说:“不孕症不是外科,也不是妇科,而是一片没有被开垦的处女地,大医院也没有办法呀。”于是,他又到图书馆,如饥似渴地查阅有关资料,把有关资料几乎看了一遍,最终发现了一本杂志上报道的上海杨浦区某医院孙×先生治疗了21例无精子不孕症患者,疗效不错。他如获至宝,直奔上海而去,几经周折,在杨浦区的一家医院里找到了孙先生,而孙先生却在皮肤科坐诊。知道他的来意后,孙先生不肯向他吐露线天的恳求,孙先生不好意思地对他说:“如果我对不孕症有成功的经验,也不会蹲在这里看皮肤科啦。不过,我确实对不孕症进行过研究并用于临床,但我是不成功的。”

  戚明强从上海回来,他决心走自己的路,创造出自己行之有效的经验。为使临床经验得到提高,他以去哈尔滨投亲的办法,到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学习。他要在那里开开眼界,博取众家之长。在哈医大学习和实践,使他学到不少知识,为以后的专业研究和临床应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40多年来,他为探索治疗不孕不育病的方法,可谓是历尽艰辛、吃尽苦头。开始,在搞中药毒性实验的时候,他把试验药物加大正常剂量几倍甚至十几倍自己服用,因此,他几次出现过中毒反应,但从中吸取了很多经验,终于研制出了既有效又安全的治疗不孕不育的药物———孕育灵系列。

  他在哈尔滨太平区研究孕育灵药物的时候,培养液需要35℃—37℃恒温数日。由于当地经常停电,一停就是几个小时。他怕培养液恒温受到影响,就把装有培养液的瓶子排成一排,束在腰周围,用自身体温进行恒温。晚上也不能脱衣服,睡觉时常常被瓶子硌醒,这些瓶子在腰里一带就是几个月。

  医学中的难题再大,他都有决心、有信心去攻克。吃再多苦,他毫无怨言。但让他感到委屈的是:上世纪70年代,一些计生干部对他搞不孕不育病的研究和治疗不理解,认为治疗不孕不育症是让多生孩子,是和计划生育精神撞车,只有少生孩子或不生孩子,只要能降低人口出生,才有利于计划生育,几次勒令他停止对不孕不育症的治疗。戚院长对此观点据理力争:“生育应该有计划,能生的应该少生优生,不能生的我们要理解他们的心情和痛苦,要给他们治好病,也使他们能够有自己的孩子。我认为不孕不育症的研究和治疗应该与计划生育精神是相辅相成的。”

  这也可能就是至1991年中国中医男性学会、中国性学会相继成立前,一直没有人涉足这门学科的主要原因吧。

  “戚氏孕育法”得到医学界权威人士的肯定,中央电视台、《健康报》、黑龙江电视台、泰国《中华日报》等国内外多家媒体作过报道。

  历经20年的含辛茹苦,20年的酸甜苦辣,戚明强终于攻克了难关,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果,于1980年首创了夫妇同治孕育法———“戚氏孕育法”。一年内就使56对不孕不育夫妇怀上了自己的孩子。他成功啦,得到了专家同道的赞誉。上世纪90年代,中国中医男性学会成立后,已有数万个家庭通过戚氏孕育治疗喜得贵子。因此,该会就把明强不孕不育专科接受为中国中医男性学会附属医院。夫妇同治孕育法———“戚氏孕育法”,1993年通过中国中医男性学会组织的权威专家鉴定。权威专家们一致认为,戚氏孕育法构思巧妙,诊疗简便,经济实用,疗效满意,国内外尚无类似报道,达到国内先进水平。

  自古以来,都是谁有病谁治病,谁治病谁服药,而“戚氏孕育法”则是无论男女任何一方有病治疗效果不好时,对方配合服药,最终也可达到女方怀孕的目的。这太有特色啦,真是不可思议!中国中医男性学会主任委员金之刚教授欣然挥笔写下“祝贺戚明强创杰出成就,拓宽不孕不育领域,促进生殖医学进展”的题词。“戚氏孕育法”曾先后获全国、省、地三级科技新成果奖。对此,《健康报》、中央电视台、河南电视台、黑龙江电视台、天津人民广播电台、泰国《中华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作过报道。多年来,戚明强院长和他医院的医生们以精湛的医术创下了一个个奇迹,治愈的不孕不育夫妇及阳痿病人遍及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在治愈的不孕不育家庭中出生的孩子里,仅今年就有19人考入全国重点大学。

  戚院长始终追求卓越,对技术精益求精,严谨细致,一丝不苟。对药物治疗不理想的男女患者,他们还采取手术方法进行弥补,最终也可达到女方怀孕的目的。对于输卵管阻塞的病人,药物治疗无效时,他们就在大型X光机的直视下,电脑全程监控中采用日本导管进行输卵管影像再通手术,不开刀,无痛苦,最终可使女方输卵管通畅达到受孕的目的。

  戚院长说:“不孕不育是一门新学科,要用心血和汗水去探索,才有希望取得自己的经验,真正做一位治疗不孕不育症有丰富经验的医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最近几年间,中国不孕不育症‘名医’比比皆是,什么‘几代祖传’、‘专家云集’,不孕症专科更是遍地都是。短短几年间,真的能出现这么多治疗不孕不育病的专科名医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他对近几年突然出现那么多的不孕不育“名医”及专科遍地开花,深表疑虑。

  为造福广大患者,他不断开拓新的科技领域。戚明强院长应用既可延缓衰老又可治疗阳痿的传统方剂“还少丹”加减制成“加位还少丹”,对抗衰老及益寿延年有显著效果,对治疗阳痿疗效也十分理想,特别受阳痿患者的欢迎。中央电视台、北京市卫生局在重阳节期间为老年人举行专家义诊时,多次邀请戚院长参加义诊,为老年同志的身心健康、性功能健康及阳痿治疗作出了积极的贡献。许多中青年患者阳痿治愈后,对戚院长更是倍加感谢。

  “戚氏孕育法”被医学界所公认,戚明强的名字响遍十几个国家和地区,日本、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的生殖专家纷纷邀请他前去讲学、坐诊、参加学术研讨会,受到泰国卫生部有关人士及中国驻泰国大使的亲切接见。

  1996年11月16日,中国中医男性学会在明强不孕不育医院召开了“戚氏孕育法”座谈会,会议筹委会在离医院较近的苏、鲁、豫、皖4省抽选了50个“戚氏孕育法”受益家庭参加会议。邀请函发出后,由于病友之间的相互传递信息,专家组很快收到了数千个家庭要求参加会议的信函,要求到医院看望昔日给自己解除痛苦的医生,要求向大家倾吐自己昔日的痛苦和今日的喜悦。尽管筹委会利用各种通讯工具表示谢绝,到开会时,还是有2000多个家庭约5000人冒着小雨雪喜气洋洋地参加会议。会议期间,中国中医男性学会主任委员金之刚教授致贺词,副主任委员李彪教授作了总结。与会专家和“戚氏孕育法”受益家庭一致认为:“戚氏孕育法”治疗男女不孕不育病,诊疗简便,实用先进,疗效可靠,居国内外领先地位。随之全国各地以及香港、泰国、澳大利亚等地区和国家的不孕育症患者纷纷前来求医问药。戚明强院长和医院的医生以他们精湛、独到的医术创下了奇迹,先后使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不孕不育夫妇喜得儿女。

  2000年8月2日,戚明强院长应邀去泰国讲学及巡诊期间,分别受到了中国驻泰国大使馆付学章大使和泰国卫生部医学交流中心主任陈仰博士的热情接见。泰国不孕夫妇也蜂拥而至找戚院长看病,以前戚院长治愈的患者也前来看望。近年来,戚明强院长被邀在国外讲学及巡诊期间,还受到了日本生殖病专家左腾正仁博士、美国生殖病专家捷菲•密斯纳博士及海外生殖病同仁的高度赞誉。

  戚明强的名字早已传遍千家万户,求他看病的患者络绎不绝。他热爱家乡,他说乡亲们每年都有许多病人需要他们治疗。

  多年来,戚院长精心培养了温亚荣、戚文杰、汪秀玲、葛广印、盛拥辉、张认志等大批专科医生,他们早已掌握了“戚氏孕育法”的原理及应用,一个个对工作认真负责,对技术精益求精,并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9月11日,我们顶着风雨又一次去采访戚院长,发现该院确实有不平凡的专业技术。上午10点20分许,我随着戚院长去诊室,当走到诊室时,温亚荣大夫正接诊来自北京丰台的一对病人。我一听是北京的病人,不由得放慢了脚步。戚院长看我有兴趣,就随我一起坐在后面的凳子上“列席”旁听问诊。“你们以前在哪家医院看过病?做过什么检查?”“我们在北京医院、北京三院等5家大医院看过,最近又到北京××医院看过,仅在××医院检查费男方就花掉了4000多元钱,女方花掉1000多元。”说着女方就往外掏以前的检查报告,温大夫接过检查报告没看,暂时放到一边说:“在外院的检查我们可以作为参考,但不能作为确诊依据,因为你们在外地偶尔检查一次,不一定十分准确,尤其是男性病人,到我们医院还要作有关方面的综合检查。不过从对你们夫妇的病史询问及对你们的外观状况分析,我认为男方没有必要再做昂贵的检查,作一次泌尿外科检查、精液常规分析就可以了,检查费只需要二三十元。从男方外观分析,男方睾丸应该不会超过10毫升,精液检查很可能是无精子,即使有,也是偶见精子,内分泌检查雄激素要低得多,染色体检查一般都是47XXY,这种病目前仍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这时,我发现这对求医夫妇听得有些胆怯和害怕,女方问温大夫:“您真是神啊!你说的和我们检查的完全一样啊!为什么没看我们的检查报告,你就知道我们的病情呢?”“我不是神,这是经验告诉我的。”温大夫笑着回答。回到办公室,我问戚院长:“你们没有检查怎么就知道病呢?”戚院长说:“你看这位男性患者后背宽厚,皮肤细白,唇周更为明显,胡须稀少、唇厚、下颌长、眼裂宽、无喉结、四肢长,典型的克莱恩弗尔特氏综合征,这种病目前尚无法治疗。这对夫妇女方月经周期、经期、初潮时间都很正常,女方一般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女方只需作一个输卵管通畅检查就可以了。如正常,可以到卫生部批准的有关医疗单位使用人工辅助生育技术。”

  真是令人佩服啊!戚院长接着说:“目前患不孕不育症的夫妇中,有1/4至1/3不是器官性疾病,也可以说是假性不孕。只要去掉一些生活因素,不用吃药打针,就可‘治愈’。有些夫妇可能是性生活方式错误或性交时间错过排卵期,或者是急于想要孩子而情绪急躁,抽烟、喝酒,缺乏锻炼等许多生活小问题都能导致不孕。这部分患者只要医生从心理上、生活上给予正确引导,就可以痊愈了。比如说,临床上经常会遇到一些不引起的不孕症,90%以上都是功能性的,往往给他们作一下性知识方面的技术指导,不需要用药也就可以怀孕啦。”戚院长接着说,“我们医生就是病人的贴心人、主心骨,不但要重医术,还要重道德,要向病人讲真话,要让病人尽量少花钱治好病。刚才那对来自北京的夫妇若把无谓的检查费用省下来用在辅助生育技术上,差不多也就够了。”

  据戚院长介绍,他们的一部咨询电线)基本上没闲过,对许多不孕家庭及青少年性问题给予了有效的指导。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看到一面郑州白鸽集团的患者刘某某赠送的锦旗,上写着“都城踏遍病未愈,深山藏虎有良医”。

  通过这次采访,我们真正感到遇到了治疗不孕不育的专家。据词典解释,“专家”是对某一学问有专门研究和擅长某项技术的人,并不是有些人认为的职称高就是专家。因此,我们认为,戚院长呕心沥血几十年研究不孕不育症,并且首创了治疗不孕不育症的“戚氏孕育法”,使无数个不孕不育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这才是真正的不孕不育专家。

  戚院长先后当选为政协虞城县第六届委员、第七届常委,被商丘市委组织部、市人事局、市科委等单位评为“商丘市十佳优委中青年科技专家”,被中国中医男性学会授予“生殖医学突出贡献的专家”称号,被中央电视台《健康之路》栏目聘为“生殖医学顾问”。他们的医院去年也被中国治疗疑难病名医名院评委会评为“中医治疗疑难病名医名院”的光荣称号。

  北京、上海、天津、郑州等30多个大城市及泰国、菲律宾、俄罗斯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有关单位,纷纷以优越的条件、优厚的酬金聘请戚明强院长及该院的医生,均被他们婉言谢绝。2004年至2005年,郑州和北京的两家医院分别以30万元至100万元年薪另加私人别墅等优厚条件聘请他和他们的医生,同样被婉言谢绝。戚院长说:“我们对家乡有深厚的感情,乡亲们每年都有此类疾病需要我们治疗。现在,这儿有310国道,交通也很方便。自己的家乡像世外桃源,有千亩绿田,空气新鲜,无噪音,城市没有那么好的地方。一个人要想为人类、为社会作贡献,在哪儿都一样啊!”为了方便外地患者,最近他们又在医院北一公里处的310国道旁,建一所规模较大的不孕不育专科医院。

  坐落于虞城县大杨集镇的明强不孕不育专科,在戚明强院长的带领下,全院医生正以高超的医术和高尚的品德,继续造福于千家万户,打造着事业上的新辉煌。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